页面载入中...

故宫文物都成了卡通,中国历史就这样融入现代生活

  2020新年伊始,学术圈又迎来震荡,作者徐中民于2013年发表在北京大学中文核心期刊《冰川冻土》杂志上的一篇文章里,竟用数十页的篇幅论述“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统一”,令人咋舌。该杂志立即表示将该论文撤稿,涉事导师即该杂志主编也表示请辞主编职务。

  随后,论文作者、中科院博士生导师徐中民教授的更多行为正在被网友们挖出,比如他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里撰写的奇葩论文,远远不是只此一篇,又比如他竟然公然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里发布广告,替人写项目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,收费是资助金额的10%。种种不堪行为实在令人拍案惊奇,徐教授的行为究竟越出了学术道德规范和法律的红线多远,相信不久有关机构就会有说明和处理。

  “公然赞美”不是科学的态度,批评才是

  我在这里想说的是,赞美导师,可以在内部年会上唱赞歌,但绝不应该在学术期刊上长篇大论,那已经不是“学术”了。科学期刊上是求真争鸣之地,不是吹捧个人的油印小报。

  具体来说,新型冠状病毒与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研究所发布的菊头蝠(分于2017年、2015年在舟山捕获)所携带的病毒有12%的序列差异;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在中华菊头蝠(于2013年在云南捕获)所携带的病毒有20%左右的序列差异;与2003年的SARS病毒也有20%左右的序列差异。

  从进化起源和病毒的亲缘关系上来说,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,与SARS病毒的相似程度为80%,因此应归入“SARS样”或者“类SARS”的冠状病毒。它们与SARS同属于2b组的Beta冠状病毒。

  不过,上述研究结论并不足以直接推导出传染源。朱华晨说,虽然与浙江舟山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仅有12%的序列差异,但蝙蝠所带的前体病毒(包括已经发现的舟山及云南样的病毒),如何通过进一步适应、重组、变化,并通过密切接触或暴露传给人,这是目前亟需了解的问题之一。找到人类感染的直接源头与动物宿主,才能从根本上切断传染源与传播链。

  朱华晨进一步解释称,由于生物体的行为和表型是由基因和基因表达所决定,如掌握病毒的基因组,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推测出这一病毒可能会有的基本行为、与其他病原体的亲缘关系,以及它进化的来龙去脉。“如果发现及公布更多的相关病毒基因序列,可以以此进行分析,推测出该病毒如何通过进化、重组或者其他的方式,获得感染人类的能力。” 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故宫文物都成了卡通,中国历史就这样融入现代生活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