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南派三叔:《盗墓》一两年内就会写完

  在小说的最后,任鸿飞之所以期待等自己自由之后,能和林丹妙再续情缘,一方面是因为他自信可以在林丹妙的肉体上“重振辉煌”,进而不再“精神阳萎”;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并不自信可以在苏丹的肉体上“重振辉煌”,进而摆脱“肉体阳萎”与“精神阳萎”的双重状态。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早已经“精神阳萎”到极度病态、性观念更是病入膏肓的任鸿飞,只要林丹妙情感上有一点点“风吹草动”,精神世界就会彻底崩塌。所以,林丹妙也只会在“白沙在涅,与之俱黑”的残酷现实中,有可能成为也仅仅只是成为任鸿飞生命中的一道微光、一种理想、一种度过漫长牢狱时光的想象而已。

  也许,解铃还须系铃人,任鸿飞放下了的苏丹,才是他精神阳萎的真正解药。

  这是任鸿飞的悲剧,也是像任鸿沟飞一样的无数草根的共同悲剧。

  寂静的夜里,读完老刀的财经小说《旋转门》,顿生无限感慨。小说以主人公任鸿飞的生意、生活和人生轨迹为主线,讲述了一个草根通过辗转腾挪,建立起庞大的商业金融帝国、并一步步落入商战和复杂社会关系的陷阱,而起伏沉沦、彻悟和重生的故事——真是“眼见他高楼起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”。在商业大潮席卷下,多少人如任鸿飞一样在财富、爱欲、权力追求中挣扎、游弋和起伏沉沦,上演着一幕幕令人唏嘘的活报剧。

  王银荣说,随着案件调查的不断深入,曾有所耳闻的官员陆续被曝出涉及这起案件,自己也一直在被警醒着。

  作为一名政法工作者,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。习近平总书记在谈依法治国时说:“如果领导干部仍然习惯于人治思维、迷恋于以权代法,那十个有十个要栽大跟头。”

  放眼整个法治社会的大环境,“司法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,如果这道防线失守,那人民心中的安全感将荡然无存。”王银荣说,孙小果案对整个云南政法系统,都是一种深刻的警示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南派三叔:《盗墓》一两年内就会写完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