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北京两会“00后”带着“提案”来了 他们都关注啥

  吕东明向赵荣琛学戏也是从这时开始的,赵荣琛在琴师徐文谟及二胡张朔的陪同下吊嗓以及演出的时候,都给了她学习程派的绝佳机会。只是因为50年代拜师被认为是封建余毒而遭到禁止,所以吕东明老师当时未能如愿拜在赵先生门下。

  直至1960年,吕东明得知赵荣琛已开始在北京收徒,她急忙从东北赶来,终于正式拜在赵先生门下。在她之前,赵先生虽已收李文敏、张曼玲、夏韵秋为徒,而实际上她应是在赵荣琛先生诸多弟子中最早近身问艺的一个。

  1962年,吕东明又拜了程派著名琴师徐文谟为师。而后几十年的钻研和实践,使其在程派爱好者中(尤其在东北地区)享有很高的声誉。吕东明老师的唱功相当突出,唱腔程韵纯正,宽厚有力而又不失细腻委婉,属亮音程派中的上乘唱法。她基础扎实,颇有赵先生风范,而身段酷似程先生,大气柔婉,是程派传人中的佼佼者。

  吕东明除了常演《锁麟囊》、《春闺梦》、《六月雪》、《荒山泪》、《红鬃烈马》、《陈三两》等经典剧目外,甚至连赵先生的许多私藏戏如《婉娘与紫燕》、《苗青娘》、《风雪破窑记》、《火焰驹》、《皇帝与妓女》、《李师师》、《谐趣缘》、《桑园会》等也都是其所擅演的。

  他画虎师承号称“虎痴”的张善孖先生。张善孖是张大千的二哥,曾画过一张《猛虎扑日图》,图上正画的是28只斑斓猛虎,奔腾跳跃,正扑向一丝落日。此画题为“怒吼吧,中国!”画的左下角还题道: “雄大王风,一放怒吼;威撼河山,势吞小丑!”充分表达了全国人民坚决打败日本帝国主 义的气概和决心。

  在沈锡纯的笔下,更加突出了虎的结构,细致对虎头、虎爪的表现,并且结构严谨,设色沉稳。

  他笔下的虎神态各不相同,沈锡纯说:“我们看到老虎雄猛的一面,也要看到它慈爱的一面,只见一面是不全面的。”

  正是一次与虎擦肩而过的经历,让他对虎的感情更加深刻。“那是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吧,我正好途经龙岩。看到路牌乌写着:‘此路有虎,下午四时不能过!’怕行人有危险。”他没顾路牌的警告,转身躲到了树上,过了会儿,果真出现一只小虎,又一只小虎,然后一只大虎款款而出,大虎的眼中流露出慈母般之爱。这对沈锡纯有极大的触动,所以他常常在画虎的时候会题款题到“虎性虽猛犹爱子”。

admin
北京两会“00后”带着“提案”来了 他们都关注啥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