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崔自默:纪念孤独的文怀沙先生

  张翎透露,自己近期在收集当年“飞虎队”的相关资料,或许下一部作品将与之相关。

  一直以来,张翎在作品中对于生命的痛苦与灾难从未闪躲,然而在对这一切的凝视之外,张翎又总是会为一切的苦难留下一线光,所有看似冷静的凝视中,暗涌着悲悯,对此,她直言,“如果真的所有的路都将通往死路,生存就会失去所有的意义。我还是对人性一直寄予着明知渺茫的希望的。”

  马鹏从快递小哥手中接过包裹,只见快递单上写着“海南省三沙市永兴岛北京路武警中队收”。目光下移,落款是“北京外交学院刘馨彤”。

  “寄件人说,让我亲手将包裹送到你们手中。”快递小哥一边擦汗一边对马鹏说。

  当天14点45分,正在学校图书馆复习的刘馨彤收到一条短信,“你的快递已到永兴岛网点,请尽快取件。”看到短信后,刘馨彤欣喜若狂,寄给驻岛官兵的包裹终于到了!她赶忙给快递小哥回复了一条信息:“我是北京外交学院的学生,这是我们同学集体为北京路上武警中队全体官兵购买的慰问品,麻烦您亲手交给武警官兵。”

admin
崔自默:纪念孤独的文怀沙先生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